你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行業新聞

知識產權之爭,中國企業逆襲了嗎?

2016/6/17 15:24:32      點擊:

5月,華為開啟了“刷屏”模式。日前,華為正式在中國和美國同時對三星發起知識產權訴訟。過去,中國企業在國際知識產權訴訟案裏當慣被告,這一次卻主動出擊,成為原告。然而,華為的一紙訴狀,真的代表中國企業在知識產權領域長期所處的被動局麵扭轉了嗎?

知識產權升溫折射創新力

華為訴訟案雖是個案,卻折射出近年來中國企業對知識產權的認知度與重視度顯著提高。這一點,與國內企業界創新能力整體提升關聯密切。

統計數據顯示,2011至2015年,上海發明專利申請增加108.6%,國際pct專利申請增加114.9%,每萬人發明專利擁有量達28.9件,居國內第二位。上海市知識產權局局長呂國強指出,這三項專利指標的攀升說明上海在“十二五”期間更注重知識產權的含金量。

今年1月―4月,上海發明、實用新型、外觀三項專利申請量繼續呈兩位數增長。呂國強表示,科創中心的建設既推動企業創新,又推動體製機製創新。上海先後在自貿區和浦東新區先行先試,對知識產權的機製體製進行重大探索,於2014年在全國率先建立集專利、版權,以及商標行政管理和行政執法於一體的知識產權局。專利申請量呈兩位數增長的同時,上海法院受理的知識產權案件數量也呈兩位數增長。呂國強認為,訴訟案件數量增長,一方麵表明出企業維權意識的提高;另一方麵也說明知識產權在創新過程中的地位和作用進一步顯現,各級政府、各類企業都在重視創新。“若沒有‘大眾創業,萬眾創新’,大家也不會這樣重視知識產權。”

多數中國企業仍在成為被告

今天知識產權再次受到廣泛關注,另一個原因是,不少國內企業的科技創新,已經進入新的階段――專注於核心競爭力的自主創新。

在業內專家看來,國內一些企業已經走出“跟隨式創新”的階段,可以向國外購買技術,但更核心的技術別人不會出售。而要涉足這些核心領域,難免遭遇海外企業多年來布局的“專利牆”,許多企業既要麵對自主創新困難重重,還要隨時保持警惕,以免掉進他人的“專利陷阱”,遭遇巨額索賠。

當華為站出來向海外企業提起訴訟時,絕大多數中國企業仍在成為知識產權案件被告。統計顯示,去年上海全市法院共審結涉外知識產權案件409件,同比增長4.87%。境外當事人主要來自發達國家和地區,其中涉美、涉歐盟國家案件最多。

呂國強介紹,在去年法院受理的涉美、涉歐盟國家案件中,侵犯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糾紛案件145件,占40.62%,說明信息技術是涉美、涉歐盟國家案件爭議的重點領域;商標權糾紛案件123件,占34.45%,且原告多為境外當事人,說明歐美商標權利人非常重視對知名商標權利的維護;專利權糾紛案件59件,其中侵犯發明專利權糾紛案件50件,占專利案件總量的84.75%,說明涉外專利侵權糾紛主要集中在科技含量較高的技術領域。

不理不睬的姿態正在改變

即使作為被告,一些中國企業的姿態已經變了,從過去的不理不睬,轉變為主動應訴。從去年至今,上海有兩家知名企業卷入國際知識產權訴訟案,影響很大。

一家是聯影醫療,這家6年前新生的上海企業,進入被西門子、通用電氣、飛利浦三巨頭壟斷的國內高端醫療影像設備產業。然而從2013年開始,西門子在上海對聯影連續提起訴訟,從“不正當競爭”到“侵犯知識產權”。漫長訴訟拉鋸戰中,西門子屢戰屢敗、屢敗屢戰。在去年的知識產權訴訟案中,上海二中院二審以涉案技術為公知技術為由,駁回西門子上訴。

另一則案例是寶鋼。就在上個月,美國鋼鐵公司向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提出申請,請求對中國出口美國的碳鋼和合金鋼產品提起337調查,在該申請書中,寶鋼受到陰謀價格控製、盜用商業秘密、偽造原產地三項指控。近日,寶鋼發布聲明,認為美國鋼鐵公司三項指控毫無依據、完全不符合事實。據悉,日前寶鋼已經正式走司法程序,回應美方調查。

“打官司”隻是一種手段

寶鋼和聯影,都是上海以創新能力著稱的企業。寶鋼多年來探索全球首發創新,在汽車用鋼、矽鋼等領域擁有一批世界領先的技術。而憑借自主創新,聯影在短時間內推出全線產品,打破三巨頭壟斷,促使跨國公司降低產品售價。相比之下,寶鋼的曆史比聯影久得多,創新積澱也更深,但在世界行業範圍內,兩家中國企業都隻能算“後起之秀”。它們的探索,代表中國企業從“跟隨式研發”向“策源地式創新”的方向轉變,而在創新模式轉型過程中,知識產權風險如影隨形。從跨國公司“不屈不撓”的訴訟姿態可以看到,在國內企業打破壟斷、策源地式的創新進程中,對簿公堂的情況,正日漸成為常態。

“知識產權壁壘不是一天形成的,是很長時間以來的積累。今天海外訴訟增加,是開放和實施創新驅動必定會帶來的一種競爭現象。”呂國強表示。

那麽,先天落後的中國企業,有沒有可能衝破國外巨頭的“專利封鎖”,實現彎道超車?呂國強認為,在創新驅動戰略實施以後,這種差距會縮小,但不可能一蹴而就。

“正麵應對、應訴甚至提起訴訟是一種積極態度,但從根本上看,打官司隻是一種手段,要解決根本問題,還得靠研發投入。”呂國強認為,隻有通過加大研發投入,強化原始創新,增強知識產權源頭供給,才能擁有更多有競爭力的原創技術,才能真正形成並擁有在知識產權領域的國際話語權。同時,要不斷壯大創新主體,引領創新發展。(徐蒙 張煜)